Page 4 of 4 FirstFirst ... 234
Results 31 to 32 of 32

Thread: 六弄咖啡館

  1. #31
    六弄咖啡館 (31)



    這時咖啡館走進來一個女孩子,年紀看起來比我稍微大了一點。她走進來的時候我

    有點嚇一跳,因為牆上的時鐘指著四點五十分,而且這是凌晨。


    「妳要去晨跑了?今天怎麼這麼早?」關老闆對著那個女孩子說。

    『因為你沒回家呀!我醒過來看見你不在,嚇了我一跳,趕快過來店裡看看你是不

    是還在這裡。』那個女孩子說。


    「啊!對不起!」關老闆轉過頭來,「我忘了跟你介紹了,這是我太太。」

    『妳好。』關太太向我點點頭。

    「這位是梁小姐,我們店裡的第一位客人。」關老闆替我作了引介。

    『妳好,』我站了起來,『關太太好漂亮啊。』我說。


    關太太聽見我這麼說,她轉頭看了關先生一眼,然後皺了一下眉頭。


    『你們在聊什麼?聊到這麼晚?』關太太問關老闆說。

    「我在說故事。」

    『是啊,關老闆在說他的故事給我聽。』我說。


    只見關太太在關老闆的肩頭拍了一下,關老闆笑了一笑。


    『關太太有晨跑的習慣?』我問。

    『是啊,因為我們計劃要生孩子了,要多運動鍛鍊體力,不然怕以後會沒體力帶小

    孩。』關太太說。

    『真的嗎?那先恭喜你們了,準備當爸爸媽媽了。』

    「再不生,她就要變高齡產婦了,都已經三十了。」關老闆說。

    『雞婆啊你!』關太太又打了關老闆一下,『誰叫你把我的年紀說出來的?』

    「就算我沒說,高齡產婦四個字也等於說了吧。」關老闆有點無辜的講。

    關太太瞪了關老闆一眼,『那你們聊,我去跑步了。』關太太向我揮揮手,然後走

    出店門。



    『關老闆,你太太真的很漂亮耶。』我說。

    「謝謝妳的誇獎,她聽到會很開心。」

    『這讓我不得不去猜測,那天放煙火是不是放出什麼其他的火花了呢?』

    「呵呵呵呵呵,」關老闆笑了一笑,「妳想太多了,梁小姐,那天放煙火沒放出其

    他的火花,不過煙火炫爛,倒是讓李心蕊很開心。」


    『所以關太太不是李心蕊囉?』

    關老闆搖搖頭,「不是。」他笑著說。

    『那我就很好奇李心蕊到底有多漂亮了。』

    「呵呵呵,」關老闆又笑了一笑,「梁小姐,故事說到這,我必須先向妳說聲抱歉

    ,然後才能再把剩下的故事說完。」

    『抱歉?』

    「嗯,我要向妳說抱歉。」

    『為什麼?』我非常好奇的問。


    只見關老闆站了起來,走向吧台,拿了一張紙,然後走到我旁邊遞給我。

    那張紙,其實是一封信,上面寫著:



    「阿智,我最好的朋友:

    很對不起,儘管你要我別黃牛,要我不能唬爛,我還是放你鴿子了。

    這封信,請你冷靜的看完,看完之後,請你不要告訴我的外婆。


    從來,我就不認為我是個脆弱的人,就算我是別人外遇的結果下生出來的孩子,我

    也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可憐的。我很高興我跟媽媽一樣姓關,我很高興我是讓

    外婆帶大的,我很高興關閔綠三個字是外婆取的。


    而且,我更高興有你這個朋友。

    因為有你這個朋友,所以我才不脆弱,我才會不停地砥礪自己,阿智這麼勇敢,我

    必須跟他一樣。


    我想,除了你之外,沒有人比你更了解我了。不管是我的身世,我的家庭,我的個

    性,甚至於我的愛情。所以你一定可以了解,我失去了李心蕊有多痛苦,我失去了

    我媽媽又有多痛苦。


    這一個月的時間,每過一秒鐘,我的心裡就讀著一秒鐘,時間慢得讓我無法呼吸,

    那痛苦的感覺每秒鐘都要刺我好幾十回。


    我走路的時候痛,我爬樓梯的時候痛,我睡覺的時候痛,我吃飯的時候痛,我看書

    的時候痛,我發呆的時候痛,甚至,我呼吸的時候都一樣在痛。


    你曾經對我說過,那是一個過渡期,忍過去,撐過去,咬著牙再難過都要渡過。

    但我當時真的想問你,如果我撐不過去,有別的方法嗎?


    那天夜裡,我在佈滿煙火的夜空底下,看見李心蕊最美麗的樣子了。

    我說過她的手很美,那天,我牽了一個晚上。她沒有拒絕我牽住她,她只說,那是

    一種熟悉的感覺。


    熟悉的感覺,是啊,熟悉的感覺。當我拿著打火機拼命地把背包裡的煙火全都放完

    的時候,她那熟悉的側臉,一直一直映在那煙火的背後。如果她看見的煙火背景是

    天空,那麼我看見的背景就是她熟悉的側臉了。


    你也有熟悉的側臉,你知道嗎?阿智。

    已經有一個禮拜沒看見你了,我很想念你,你知道嗎?


    對不起,阿智,我真的撐不下去,這過渡期裡的每一秒都像我的一年,我每一年每

    一年都在痛苦的深淵裡呻吟著,卻沒有人發現。


    如果可以的話,幫我一件事。李心蕊說過,如果可以擁有一間咖啡館,那是多美好

    的事啊。你能幫我開一間嗎?開在哪裡都沒關係,只要別賣太甜的卡布其諾就好。


    這封信,什麼時候會被人發現,我不知道,不過,應該會跟我的屍體一起被發現吧

    。我果然就是個脆弱的人。


    阿智,對不起,不要怪我放你鴿子,如果佛家的來世之說真有其事的話,我在來世

    等你,我們再一起長大,一起念書,一起遊戲,一起追女孩子。


    別告訴我的外婆,如果她問起我去哪裡了,你幫我扯個謊吧。說我出國唸書了,不

    會回來了。



    關閔綠 」














    - 待續 -














    * 人生的難關,不是放棄生命就會通過了。*

  2. #32
    六弄咖啡館 (32)



    「很驚訝,是嗎?」關....喔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關老闆。

    『這....』我手上拿著信,說不出話來。

    「關閔綠自殺了,十年前。」這位咖啡館老闆說。

    『怎麼......?』

    「梁小姐,喝杯水,深呼吸,別緊張。」他遞了杯開水給我。

    『為什麼會?你.....他........』我還是沒辦法組織我腦中混亂的想法,整個思

    緒揪在一起。


    「所以我才說要跟妳說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沒有要嚇妳的意思,我會自稱是關閔

    綠,實在是因為我一直覺得這是閔綠的咖啡館,不是我的。」

    『所以你是?』



    他拿出他的皮夾,從裡面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我,上面寫著「雲璽室內設計有限公

    司」,頭銜是負責人,名字是蕭柏智。

    「妳好,梁小姐,我再一次重新地向妳自我介紹,我是蕭柏智。」

    我拿著名片,心裡的感覺還是亂七八糟的,『天啊,這個故事....』

    「怎麼樣?」

    『我沒有這樣聽過故事。』

    「我也沒有這樣說過故事。」

    『很意外,真的。』

    「如果我一開始就說我是蕭柏智,那故事就不那麼引人入勝了。」

    『所以剛剛那位小姐是?』

    「她是蔡心怡。」

    『難怪,當我叫他關太太的時候,她看著你,眉頭還皺了一下。』

    「她其實感覺跟我一樣,都是認為這間咖啡館並不是我們的,而是關閔綠的。」


    我指著在地板上仍然熟睡的貓,『所以他才叫小綠?』

    「對,我們叫牠小綠,感覺像是閔綠一直都還在。」




    最後一杯咖啡已經見底,小綠已經睡得不省貓事,蕭老闆幫我把咖啡杯收到吧台,

    「故事說完了,妳睡得著了嗎?」他一邊洗著杯子,一邊笑著對我說。


    時間已經是清晨五點多了,聽了一個晚上的故事,再加上這個故事的張力這麼大,

    我不但不覺得疲憊,還精神奕奕的。


    『我想我更睡不著了。』我說。

    「為什麼?」

    『不是因為你的咖啡啦,蕭老闆。』我笑了一笑說,『你的咖啡真的不會讓人睡不

    著,我說真的。』

    「那是為什麼睡不著?」

    『故事,你說故事會讓人睡不著。』

    「那完了,現在歪歪斜斜的躺在床上而且正拿著書看到這裡的讀者應該會更睡不著

    了。」

    『啊?啥?』我聽不懂蕭老闆在說什麼。他只是笑一笑,沒再回答我。



    『所以到底什麼是六弄呢?』聽完故事的我,還是不清楚六弄是什麼。

    「咦?妳沒看見嗎?」他的表情有點驚訝。

    「展示櫃裡那張書法就是六弄啊。」他說。


    他那雙還在滴水的手指著展示櫃的方向,我突然想起在我進門之前,在展示櫃裡看

    見的那已經裱框的書法。


    「那是閔綠寫的,時間是我們當年同學會的前一天,我想,他當時就已經決定要自

    殺了。」蕭老闆說。


    我走到展示櫃前,仔細地看了一看那張書法,我終於懂了六弄到底是什麼,也才了

    解了關閔綠這個人,真的是個內心很細膩的人。


    他把愛情與親情放在心裡最重要的位置,所以當這兩件事一但發生了差錯,他就像

    靈魂去了幾魂幾魄。



    「六弄人生:

    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

    生在一個與一般人不同的家庭中,是我人生的第一弄;

    愛上了妳,是我人生的第二弄;

    註定般的三百六十公里,是我人生的第三弄;

    失去了妳,是我人生的第四弄;

    母親的逝去,是我人生的第五弄;

    在這五弄裡,我看不見所謂的出口,出現在我面前的,盡是死胡同。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再見,世界,是我人生的第六弄。」















    - end -













    * 或許人生有許多弄,但再見世界,不包括在其中。*

Tags for this Thread

Posting Permissions

  • You may not post new threads
  • You may not post replies
  • You may not post attachments
  • You may not edit your posts
  •  
About us
Read Me (English/Chinese...) Story
Links
BaBabyby.com
Join us
Title
read me story